b349d209gy1ftyuz3n2kqj20lc0sytbi.jpg

文案1:阿瓚,我是冉冉。

文案2: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除了你。

文案3:那天,他透過窗子往外看,看見空曠的原野上,一棵白色橄欖樹。

作者簡評:  

異國戰爭爆發,戰地記者宋冉在緊急撤退過程中遭遇炸彈危險,拆彈特種兵李瓚救了她。回國後宋冉尋找七十億分之一的緣分,卻發現他是同台記者的男友,後在異國以戰地記者和維和軍官的身份再次重逢。兩人情愫漸生,卻因一次意外雙雙身負重傷失去聯繫,彼此在心理磨難中尋找著對方。  

文章行文流暢樸實,情節生動活潑,各種場面切換自如,或溫馨平淡,或恢弘大氣,從普通人的視角展示了一段不一樣的愛情與信念。

 

主角:李瓚X宋冉 

 

喜愛度:★★★★★

 

心得:

 

  女主戰地記者宋冉在緊急撤退過程中誤踩炸彈,男主拆彈特種兵李瓚即時解救了她。因救命之恩宋冉對高大俊秀的李瓚一見鍾情,返國後宋冉尋找這『七十億分之一的緣分』,長相清麗秀氣,氣質清冷的宋冉不是沒人追,只是一直沒遇到對的人,一次同事間的聚餐發現李瓚是同台記者沈蓓的男友,內心非常失落,再次在異國相遇李瓚的身份是維和軍官。弄清李瓚並非同事的男友後,在戰火綿延的異國愛在兩人心中萌芽,而殘酷的戰爭並未善待誰,一次自殺式人肉炸彈攻擊宋冉拍下了她的得獎作品『CANDY』,而她也因這個措手不及的意外受傷被送回國,同時間李瓚與另一位炸彈客摶鬥拆卸炸彈不及,只能將襲擊者推入路邊的廢棄民居卻炸死了躲在裡面的一家六口,那不可置信,認命的眼神震撼了李瓚,導致他躲避不及身受重傷。

 

  歸國治療期間二人尋覓彼此,宋冉因『CANDY』成名,但內心敏感細膩的她也被盛名所累罹患重度憂鬱症暫時改跑國內新聞。李瓚因傷重暫時轉任輔警,然而那畢竟不是他們的熱愛的工作,在國內他們假裝平靜,他們從對方身上尋找慰藉,尋找撫平心傷的良藥但最終那一道傷痕,終究還是要靠自己撫平於是二人前後再度踏上那個不是故鄉卻有著特殊情感的異國………………….

  

  融梗天后玖月晞這外號並非浪得虛名,文中的『CANDY』事件,似乎看過新聞並沒有太大的感受,透過她的文章畫面栩栩如生在浮現眼前,因帶入感太強烈,看完心緒難平,一晚翻來覆去好難入眠。玖月晞將男女主角的心情轉折寫得很好,每一個配角,都立體鮮明,李瓚的戰友本傑明二十初頭的大男孩為了救他在他面前被被折磨至死、薩辛十七八歲的男孩子,笑容青澀而靦腆,最終還是為國捐軀,糾著心看完它,內心酸澀不已,尤其是李瓚變成孤鬼被宋冉找到那段,真的忍不住哭了,之前一直對軍人沒有太多感觸,看過的《歸路》&《一厘米陽光》雖同樣以戰地為背景,卻沒有描寫得這麼深刻,對軍人&戰地記者這類職業也多了分敬意。因為這部小說科普了敘利亞的歷史、地理位置&ISIS之前有部電影(東方快車謀殺案)就是從巴格達開往伊斯坦堡,途經阿勒坡,因山區雪崩,火車受困在此期間所發生的故事的場景。阿勒坡是敘利亞的第二大城,網路上可以找到戰爭前後的照片,這座古城經炮火洗禮早已傷痕累累,斷垣殘壁被摧殘的很徹底,照片真是另人觸目驚心,生在台灣這個民主國家雖然我們也有自己要面對的問題,像是通貨膨漲、產業外移、失業節節高升……..等問題,和峰火連天的敘利亞比起來似乎也不值得一提,而每次選美各國佳麗喊出的千篇一律的『世界和平』也顯出這句話不該只是一句口號,而是一個虔誠的許願,願世界和平,沒有戰亂。

 

這本書不是HE,若真的想看HE請略過最後的『尾聲』,文章之所以雋永本就不會有多歡樂,作者收尾收得很符合現實設定,參與過戰爭又能全身而退的人真的少之又少,如此結局反而讓這本作品變成經典,強烈推薦給找虐的姐妹們!!

 


 

阿勒坡照片看來是一片黃土和沙塵,而李瓚的笑容真是一抹美麗的色彩

宋冉發現自己是一個旁觀者,或許能體會到這一刻的肅穆和悲涼,卻無法對他們平靜生活下的枯等和絕望感同身受。

  又或者如薩辛所說,她和那些外國人一樣,更像是體驗者,體驗他們的絕境,觀察他們的苦難,憐憫並同情,然後回家繼續快樂生活,僅此而已。

  石地板的涼意沁到她腿上,她起身離開。

  走出寺宇,刺眼的太陽照在她臉皮上,針紮一樣。她用力搓搓臉頰,抬頭看見前方一片灰敗中出現一道藍綠色的迷彩。

  幾個巡邏的中國維和兵站在陰涼處喝水聊天,稍事休息。

  宋冉一眼就從人影中分辨出了李瓚的身影。

  他很放鬆地斜站著,顯得腿愈發長了。手裡拿著瓶喝了一半的礦泉水,另一手把玩著瓶蓋,輕輕拋起又接住。他注視著他的同伴,聽他們講話,聽到有趣處,他笑起來,笑得露出白白的牙齒。

  笑到半路,他無意往街上一回望,看見了宋冉。他稍稍一歪頭看清楚了她,許是心情不錯,他笑著挑了挑下巴向她打招呼,拇指捏著小瓶蓋朝她揮了揮手。

  那麼烈的陽光,那麼壓抑而沉悶的一座城,他的笑像是黑白世界裡的唯一一抹色彩。

  宋冉毫無防備,一顆心像被什麼溫熱而有力量的東西撞上了,撞得嚴嚴實實,逃也逃不掉。


看過不少相關文章,像《追風箏的孩子》或《沒有悲傷的城市》每次看到這類的文章,都在內心默默祈禱願『世界和平』,願中東半島的人民們能遠離苦難。

 

何塞用英文在跟宋冉翻譯:

  “如果我們輸了,我們國家的歷史會被抹滅。我親愛的祖國啊,如果她滅亡,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一切苦難都會被抹去。她的人民經受的一切痛苦折磨,都會被忘卻,被全世界遺忘。

  絕不能後退啊。就算是死,我的靈魂也要爬起來抗爭。哪怕是死,也要告訴後來的人,我們曾與這個世界對抗過。我曾為了她與敵人對抗!”

  宋冉眼眶發熱,面前的戰場竟有些模糊了,像泡在水光裡。

  她說:“何塞,我希望你們贏。一定贏。”

 


 

很常聽到『感同身受』,這句話我卻不再用,沒有經歷過那種撕心裂肺,剝筋斷骨的痛如何感同身受?

 

 他抬眸看下天,吸著氣,紅著眼眶,壓住聲線中的顫抖:“對不起。昨天我不該跟你講那些,我不知道CANDY的事,不知道你經受的壓力……我只因為自己走過絕境,怕你也遭遇,才去阻攔你,質疑你的判斷力。對不……”

  “不是!”她搖頭,淚水滾落臉頰,“是我對不起,說了太過分的話。你不要生氣……好不好?”她哭道,“是我情緒不穩定……也是我固執不聽勸,造成現在的局面……我早就不能做記者了。早就錯了……

  可你不要生氣,我們不要吵架好不好?因為,只有你了……只有你……”

  她已是滿面淚水,泣不成聲,根本無法再組織語言:“我……沒法對任何人說。阿瓚,你知不知道……我沒法對……”

  她雙手捂著口鼻,深深低下頭去,哭得不能自已。

  他紅著眼眶,吸著氣咬緊下頜,竭力抬起頭。夜空仿佛在晶瑩閃爍。

  他低下頭將額頭抵在她發間

  “我知道。”他說。

  我知道,你沒有辦法對任何人說。

  因為我也一樣。

  因為這世上就沒有感同身受;

  因為說出口就好像,為什麼只有我這麼脆弱?為什麼只有我這麼無能?

  征戰沙場的士兵回到安寧的國土,人們歡聲笑語,沒人聽得見那段記憶裡的炮火聲聲。

  在這和平的年代,戰爭卻在他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醜陋、私隱、不可為人知。

  外人瞧見了,或獵奇一窺,或不屑一顧。他們看不見那道傷疤下的抽筋挫骨;他們不知道它看似癒合卻會在陰雨天叫人痛不欲生。

  而兜兜轉轉直到今夜,才終於碰見那個同樣從戰場上歸來的人,形銷骨立,滿目淒零;那個有著同樣傷疤並夜夜發作痛徹心扉的人。

  就像那天見到的白色橄欖樹。

  沒見過的世人,永遠不會相信世上竟有過那樣的盛景,永遠不會理解天地間竟有過那一瞬的溫柔。

  沒見過的世人們大聲說:“這世上不可能有白色的橄欖樹!”

  可只有他/她知道,白色橄欖樹,是存在的。

  因為那天,他和她,一起看見了。

  慶倖啊,那一刻,藍天沙地的白色橄欖樹下,他/她在身邊;證明著,她/他不是在夢中。

 

 

親歷過數次慘無人道的戰爭,見過無數士兵血肉飛濺身首異處;見過千年古跡在戰火中毀於一旦;見過成千上萬的平民流離失所慘死暴屍。

  李瓚從來不是一個冷血的人,他痛苦,他憤怒,他悲憫,他怨恨;他用盡所有心情去感受每個傷者亡者的痛。正因如此,他才有力量在這片煉獄般的土地上行走。

  可到了這一刻,他才真真切切地明白,他從來不曾感同身受過。

  到了這一刻,他才真真切切地體驗到這片土地上那浸淬到骨血深處的傷痕與苦難。

  他甚至竟突然理解了在戰火中倒塌的一間民居的痛苦。

  此刻的他,正如一座爆炸過後的建築,夷為平地,空留廢墟。爆炸過後,連蝕骨燒心的火焰都熄滅了,空無一物,什麼都沒有了。

  塵灰之上,冰冷,空曠,寂靜,靜得沒有一絲聲音,靜得讓人發慌,連心跳都不復存在。

  越野車在黑暗的街道上狂飆,他目色空洞,只有一雙手緊握著方向盤,換擋,踩油門,打盤,一切都是機械的。

  麻木,沒有知覺。

  機體已承受不住那令人絕望的恐懼和痛楚,突然採取防衛抵禦措施,切斷他所有知覺。

  只留一個信念——帶她回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蘋果 的頭像
小蘋果

小蘋果的部落格

小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