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你是我的刺骨情衷。

 

主角:攻:厙瀟x:林西顧

 

喜愛度:★★★★★ 

      

           林西顧因喜歡男生被好友爆料而轉學,進了新學校他發現同桌厙瀟是個高冷帥哥,身為顏控的他覺得自己因禍得福,開始拿出他的小本本為男神評分,長得帥的厙瀟是個有爆力傾向的小問題少年,但在林西顧眼裡,都只是小小缺點,扣扣分沒什麼,只要厙瀟對他有一點點回應,只是個簡單的"嗯"小本本上分數立馬加個上百分,於是在這加加減減中,慢慢由欣賞轉為愛戀。

  

  厙瀟聰明帥氣卻有個可怕的父親,無所不在的家暴陰影,長期處在高壓環境中,生活似乎只是為了幫媽媽分擔家暴和保護媽媽少挨點揍,在遇見林西顧前厙瀟活得很絶望,林西顧是他生命裡的一抹陽光,他爭扎過,猶豫過,害怕父親傷害林西顧,想推開他,但總是捨不得放手,於是就這麼忽冷忽熱著;看到男神沉默寡言其實是因為幼時報警父親家暴而被割舌,導致長年心理障礙不愛開口,也不愛吃東西,心真的好疼,心痛這一個好男孩是如何熬過那一次次的傷害。

 

  二個人終究還是在一起了,但林西顧的爸媽得知厙瀟驚人的家庭背景後,十分擔心兒子受傷,決定拆散他們,分隔二地使得林西顧都快得精神病,心疼孩子的林爸承諾考完高考,林西顧成年後就放他去追愛,沒想到命運還是挺殘酷的…………

 

           好久沒看到這麼甜又這麼虐的書,星星就如同作者灑糖一樣大放送不用像林西顧一樣加加減減直接給滿分囉!!無論是林西顧對厙瀟那點暗戀的小心思,厙瀟高冷的回應,林爸對林西顧的心裡話,厙瀟對林媽坦白家裡事對未來的絶望,都好感人,簡單來說整本書甜蜜溫馨卻又讓人心酸心疼,看完還想再回顧幾遍,大推…….

 


林西顧從書包裡拿出記分的小本,默默低頭寫上:「感冒期間百般照顧,分數無法計算,象徵性加二百三十。」

  「308。」

  這分太高了,再高就失真了,應該找個什麼機會扣一點。

  可是最近也真沒什麼能扣的,現在厙瀟在林西顧眼裡幾乎沒有缺點了,以前那些缺點現在都快成優點了。如今也就他打架受傷了林西顧能毫不猶豫扣點分,其他的分扣起來都是萬分糾結的。

  比如以前他一抽煙林西顧總要扣個五分八分的,但現在聞到他身上有煙味兒林西顧只會覺得迷人,恨不得再加個三兩分。

  沒有辦法,情人眼裡全都是西施。西施做什麼都是對的,不需要道理。

  林西顧還算計著自己那點分,就感覺到冰涼的手指輕輕點了他手背一下。他低頭一看,厙瀟的手就挨在自己手邊。林西顧還發著呆,厙瀟又在他手背上點了點。

  「哎!怎麼了!」林西顧回過神來,知道這是厙瀟在叫自己,他趕緊應了:「怎麼了厙瀟?」

  厙瀟看著他說:「我要出去。」

  「哎好的!」林西顧站起來給他讓座,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厙瀟剛剛那個眼神看著很無辜,但是真的太可愛了。

  厙瀟回來的時候身上帶了煙味,他應該是去抽煙了。這次林西顧沒用人叫,主動站起來讓他進去。他感覺手機在兜裡震動了一下,他坐下之後點開看,是李芭蕾給他發的短信。

  「林西顧,我怎麼突然發現你看你同桌的眼神不對呢?嗯嗯嗯?」

  林西顧心裡一咯登,想了想回復她:「怎麼不對了。」

  「感覺很……灼熱。」李芭蕾回得很快。

  林西顧往她那邊看了一眼,這姑娘正趴桌上偷著玩手機,林西顧回她:「你不好好上早課你看我幹什麼,你那顆八卦之火好像點錯地方了。」

  這條短信李芭蕾沒回,不知道在下面偷著玩什麼呢。林西顧自我反思了一下,是不是因為生病的這幾天窺探到了厙瀟的內心,發現他跟表現出來的不一樣,所以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總是情不自禁想看他。

  也有可能,林西顧深吸了口氣,覺得人就在自己身邊還不能光明正大地看,這很痛苦。

  人的思想一開小差的時候就容易隨手劃拉出自己的心事,林西顧自己都沒注意到,他這麼一會兒功夫已經在草紙上寫了十幾個「厙瀟」。

  這在厙瀟出去之前就已經劃拉出來了。

  等林西顧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整張臉突然間爆紅。天爺!剛剛厙瀟出去的時候始終低著頭的,自己在紙上這麼明顯地寫著他名字,他不可能看不見啊!

  啊啊啊啊這還讓不讓人活!

  他捂著自己的胸口直直地臉朝下趴在桌上,額頭撞桌子還撞出了聲。厙瀟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扭頭看過來,就看到林西顧趴在那裡,連耳朵尖都是紅的。

  厙瀟挑著眉看他。

  林西顧額頭抵著桌子來回蹭著,露出來的半邊紙上還寫著厙瀟的名字。

  厙瀟抿了抿唇,扭頭看向窗外。

  初秋的葉子剛剛有點泛黃的意思,風一吹就幾片幾片地落下來,那樹葉翻翻繞繞,就像搔在人的心上。

  少年的心事隨著樹葉翻轉飄搖,一個繾綣,一個溫柔。


厙瀟伏在他身上,深深地看進林西顧的眼睛裡。

  林西顧仰頭看著他,厙瀟的眼睛太讓人心碎了。他的眼尾激動之下是粉色的,看起來柔軟而脆弱。

  林西顧輕抬起頭,在厙瀟的唇角溫溫柔柔地吻了一下。

  他給了受了驚的小王子一個顫抖的吻。

  那是包容,是寬恕,也是救贖。

  厙瀟低著頭在他的唇上纏綿又深情地輕啄,他的吻裡有著漫天漫地的絕望。

  林西顧抱住他,在他耳邊低聲呢喃:「厙瀟我好喜歡你……」

  厙瀟把臉埋在林西顧頸窩,去嗅他洗髮水的味道。淡淡的檸檬味,是林西顧讓人安心的味道。

  是陽光的味道。

  厙瀟曾經無數次想推開林西顧,但又控制不住想把他緊緊抱在懷裡困住,汲取他的溫度,搾乾他的氣息。

  理智控制著自己不去抓緊他,讓他遠離危險和傷害,讓他能活在他自己的陽光裡,好好地長大。但他又總是毫無危險意識地自己貼上來,黏人且執拗。

  厙瀟沉迷在林西顧的溫度中,輕輕揉捏他的耳朵。

  無聲地相互安撫。

  後來林西顧穿了一件厙瀟的短袖,坐在厙瀟床上,腿搭著厙瀟的腿,讓他給自己處理小腿上的幾處傷。

  厙瀟好看的手擺弄著自己的腿,有一刻厙瀟修長的手指托著自己小腿的畫面,林西顧猛地吸了下鼻子。

  他突然想起每次深夜自己幻想的那些不健康的內容。

  他不自在地動了動屁股,想遮住自己褲子裡逐漸抬頭的讓人羞恥的罪惡之源。

  厙瀟皺了皺眉,輕聲說:「別動。」

  「啊……好……」林西顧摸摸鼻子,不敢再看厙瀟的手,怕會有鼻血流出來。

  厙瀟給林西顧處理完腿上的傷口,抬起頭的時候看到林西顧滿臉通紅。他視線挪了一點,落在林西顧褲子中間。

  「啊!」林西顧一個翻身把自己扣在厙瀟的床上,對厙瀟說:「你別看我!」

  他整張臉都埋進床裡,短時間內不想再面對這個世界了。

  厙瀟眨了眨眼,然後抿了下唇。

  林西顧自暴自棄地趴在床上,不動了。他感覺旁邊的床塌陷了一塊,轉過頭偷偷看過去。

  他看到厙瀟就趴在自己身邊,離他很近。

  這雙眼睛可真好看,林西顧想。

  厙瀟用那雙好看的眼睛盯著林西顧,問他:「你……走不走。」

  林西顧毫不猶豫:「不走。」

  厙瀟點了點頭。

  林西顧聽見厙瀟低啞的嗓音沉沉地在自己耳邊說:「那你就……陪我下地獄吧。」

  林西顧心尖一顫,覺得自己整個靈魂都落在了厙瀟的眼睛裡。那裡黑暗幽沉,深不見底。

  他舔了舔嘴唇,啞聲回答他:「不管是去地獄還是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我都會陪著你。我要和你一起長大。」

  厙瀟過來親吻他,林西顧敞開了唇。

  四唇相貼,舌尖互抵。

  那是他們第一次正式的親吻。

  纏綿的,柔軟的。


「我慣著你這麼多年,我也想一直慣著你,你還不會說話那時候一騎我脖子上就他媽尿尿,尿完咯咯兒笑,後來有段時間給你慣的,看見我就憋著不尿,你媽不讓你騎脖子了你還哭,我就接過你往我脖子上一放,說尿吧臭崽子,你就呲著你那四個小牙樂得直打嗝,尿得我滿大襟都是。」

  他爸說這話時臉上帶著回憶初為人父舊時光的喜悅,和歲月過去眨眼兒子都長大了的恍惚。林西顧跟他對視著,突然在他眼睛裡讀到了一個強大的父親的無能為力,「你睡不著覺,我也睡不著。我也想給你送回去,讓你天天笑呵呵的,但你爸膽兒再大也不敢拿我兒子堵。他們家我不是沒查過,不是你爸媽冷血不幫你,這事兒我幫不著,我也幫不了。我能上人家搶兒子嗎?我還是能怎麼的?」

  「別說你爸怕誰,你爸誰也不怕。他們要是敢動你一個手指頭我把所有砸進去也得讓他們看看你是誰兒子,這條命不要了我也得先弄死他。但那前提得是他們傷著我兒子了,你傷著了我才跟他們碰碰,但明知道那是個坑,我睜眼看著你往裡跳,那不可能。你在那兒我攔不住你往坑裡跳,我只能帶你走。」

  林西顧鼻子已經酸了,他胳膊拄著沙發,看著他爸,第一次覺得自己任性了,自私了,他爸說:「你現在就在我眼皮底下,誰也傷不著你。就算你倆那點事兒被他們家知道了,你也是安全的。我只箍著你這半年,等你高考完,我就什麼都不管了,只要你能順順利利離開那兒,你們願意怎麼在一起怎麼在一起,我懶得管。別說年輕時候感情能不能長遠,真能到那時候還在一塊兒算你們有長勁,大學畢業了倆大小伙子力量也夠了。」

  「但現在,你給我老老實實上你的課。」他在林西顧肩膀上點了點,說:「上課,考試,一樣你都不能給我耽誤了。要在這時候因為別的亂七八糟的事兒影響高考,或者弄出一輩子挽回不了的什麼事兒,我這後半輩子都有陰影,我得怪我自己是不是對你太寬鬆。你別讓我背著這個負擔過後半輩子,聽沒聽懂?」

  林西顧紅著眼睛,吸了吸鼻子,點頭說:「聽懂了,爸。」

  他爸站起來,按著他的腦袋晃了晃,說:「我希望直到我死,你都平安,你都開心,你一切都好。」

  這句話裡的情感太重了,這是一個父親對兒子最本真的念想。

  從你出生直到我死,我盡我所能給你最好的生活,我希望你能有個平安順遂的人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蘋果 的頭像
小蘋果

小蘋果的部落格

小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