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他殘暴冷血卻愛他成殤,打斷了他的腿給他註射了毒品只為留他一生。

他被他逼向絕望,不愛卻逃不了他的束縛,最終被他折磨的身心俱滅。

何為守護他不懂,突然失去他的身影,他心急如焚,恍如掉進無邊黑暗。

當魂牽夢縈的他重生,他卻因無知將愛化成絕殤。

將愛已成絕路,他才溫柔的吻著他。

幕幕,讓我再愛你一次。

肖燼嚴,除非我死。

主角:肖燼嚴 x 葉幕│ 配角:洛秦天x洛向、伏倫x淩毅

 

喜愛度:★★★★+

 

心得:

      

    起初是因為喜歡左左PANDA的聲音聽了這部有聲書,越聽越覺得不是普通的灑狗血,簡直是一桶一桶的灑,劇情比扯鈴還能扯,卻莫名的被吸引了,左左PANDA配的是單人有聲書,因為它是耽美聽起來不會有女聲配音故作老成的違和感,但聽到一段男聲配女聲忍不住笑了,還是怪了點。

 

  故事的開始是受葉幕無法忍受冷血殘暴的黑白兩道教父肖燼嚴變態式的愛,為了留他在身邊,打斷腿、注射毒品、連鎖鍊也用上,拒絶回應肖燼嚴的愛就是一陣毒打,人不像人的活著,逼得葉幕最後跳崖,重生後他變成葉泉,以為能逃離可怕的惡魔,殊不知命運總是愛和他開玩笑;葉幕前生之所以被肖燼嚴制得死死的,是因為妹妹葉雅病重,而肖燼嚴精為了綁住葉幕,把妹妹葉雅關在自己開的醫院,從國外重金禮聘醫生回來醫治她,但也時不時拿妹妹威脅葉幕,重生後葉幕最大的心願就是賺錢帶妹妹離開這座惡魔所在的城市,他身兼二職,為了迅速籌錢選擇了皇剎旗下的夜總會工作,但夜總會是肖燼嚴開的,他再度與惡魔肖燼嚴相遇,雖然懼怕肖燼嚴,天真的葉幕以為換了個長相肖燼嚴就認不出來,但他忘了肖燼嚴愛他入骨,愛的是他身上純淨美好的氣質,即使長相不同,他仍是吸引了肖燼嚴,再加上他重生的葉泉本身身世複雜,葉泉的父親夏海龍剛好是害死肖燼嚴父母的兇手之一而他的外公葉重光曾經是個赫赫有名的東南亞毒梟。肖燼嚴為了拿下軍火商,毒梟眼中的黃金通道。更是設計葉泉簽下不平等的契約還害死他外公葉重光。

 

    看似順利取得葉重光的遺產時,肖燼嚴發現因葉泉勸阻黃金通道早早就移轉給外公的義子葉晨俊,而葉晨俊也喜歡上純淨美好的葉泉,這一切在有精神潔癖肖燼嚴眼裡都是無法忍受的,肖燼嚴明明就該很恨殺父仇人之子葉泉但總無法對他下狠手,而他也在葉泉身上找回期待很久的性渴望。只能用不平等契約威脅葉泉留在身邊。又夜夜強迫葉泉陪睡,二人就這麼不斷糾纏著….……直到葉幕的初戀情人洛秦天重返X市,葉泉迫不及待洛秦天說明了重生的事,求洛秦天帶他離開,而洛秦天卻為了怕家族對葉泉下死手也想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再來奪回葉泉而把他留給了肖燼嚴,葉泉的心裂了,碎了,這時肖燼嚴便強勢的入住他的心,看似二人也該有了結果時,原身葉幕現身了,原來不是重生是死後靈魂互換,葉幕身體裡住著葉泉,而葉泉被另一個東南亞向軍火商伏倫救起來 ,葉泉本是伏倫不起眼的性奴隸之一深愛著伏倫,靈魂互換後馬上坦誠一切,被當作對付肖燼嚴的武器,而內心已被攻下的真葉幕看著假葉幕與肖燼嚴親親我我,大受打擊,唯一依賴的晨哥也被肖燼嚴設計與未婚妻上床無顏再面對真葉幕,在此時假葉幕又設計真葉幕變成叛徒,燼嚴一氣之下將真葉幕打包送給有性凌虐待癖好的伏倫。伏倫遇到了純真的葉幕滿心歡喜使出各種虐,真是痛到無語,待肖燼嚴發現真葉幕(葉泉)的日記才知道自己中了對手伏倫&假葉幕的詭計,等他救出說出真葉幕(葉泉)時,他也崩潰了 , 為了不讓真葉幕瘋掉,於是肖燼嚴催眠真葉幕,與他過了一個月甜甜蜜蜜的生活,卻在結婚前夕葉幕醒了,黑色恐怖的記憶,永遠不是一個多月的溫柔美好所能抹滅,那種性虐手段,比被肖燼嚴囚禁的那兩年還要讓葉幕難以承受。愛恨交織不知該如何是好時,前男友洛秦天又出現了……………

 

     故事實在是太曲折離奇又長….接下來還是留給大家自己看吧!!副CP伏倫x淩毅VS洛秦天x洛向~覺得哈欠兄真是功力深厚,真能扯,但…它怎麼如此對胃,居然沒有棄文認真的看完全文。

 

 

以下上點清純的"肉"

 

「肖燼嚴...嗯...我身體現在...不行」葉幕艱難道心中卻暗暗罵起來這個禽獸到底精力充沛到什麼地步幾個小時前才索求過自己現在又....

 

肖燼嚴像個懵懂的孩子吻著葉幕的側臉低笑道:「那怎麼辦我下面忍的難受再忍下去可就廢了...」

 

「廢了最好...啊....」葉幕話音剛落肖燼嚴在葉幕身下狠狠一握令葉幕痛叫出聲

 

「你放手」葉幕臉色窘迫

 

「放手它已經反應的那麼強烈了不得到滿足它捨得我鬆開它嗎」肖燼嚴在耳邊吹著熱氣笑的極其猥瑣

 

「我自己解決」葉幕咬牙道

 

肖燼嚴笑意更濃了曖媚道:「這種事自己做哪有別人幫忙舒服」說著肖燼嚴加快手裡的動作「放鬆很快就好」

 

葉幕繃緊身體緊咬著牙關本想將臉埋在被子裡但在釋放的一瞬間肖燼嚴突然撫住葉幕臉直直的注著葉幕滿面潮紅的臉

 

葉幕下意識的想用手遮住臉卻被肖燼嚴一把摁在頭頂

 

「真美....」

 

頭頂傳來肖燼嚴深沉的讚美聲不是戲謔而是發自真心

 

葉幕眼底的那份閃躲和羞窘帶著幾分令人不忍破壞的美好澄淨的令人心顫

 

「你 ...你到底要看到什麼時候」葉幕臉色通紅被肖燼嚴注視到自己的這一幕他真恨不得去撞牆

 

「舒服了」肖燼嚴笑的滿臉陰邪

 

葉幕哼了一聲臉別到一邊倔強道:「鬼才會覺得舒服」

 

肖燼嚴微微揚眉「那我再來一次」

 

葉幕一驚連忙道:「舒...舒服了」

 

肖燼嚴這才滿意的笑了笑突然抓住葉幕的小手放在自己的下身隔著衣料葉幕清晰的感受到那裡滾燙的熱度一瞬間雙頰滾燙

 

「你舒服了現在也該輪到我了咱們一人一次很公平」

 

「.....」這是什麼鬼交易哪來的公平葉幕在心裡憤罵

 

見葉幕沒什麼動作肖燼嚴臉色突然冷了下來「你再不動我就插.進去了反正到時候受不了的是你「

 

「你....」

 

「你什麼」肖燼嚴理直氣壯

 

「你無恥」

 

「我無恥是你過河拆橋」

 

「我根本沒讓你替我做那種事」

 

「所以你必須得賠我一次」

 

「你什麼你的太大握不過來」

 

「你....」

 

「再不幫我弄出來我可扒光你了」

 

「你....」

 

許久之後....

 

「你的手可真軟啊...」肖燼嚴低喘著臉又開始習慣性的蹭起葉幕的頭髮

 

葉幕縮著頭因羞憤而緊閉著雙眼臉紅的可以滴出血許久猛然察覺不對勁

 

「你...你下面怎麼又精神起來了」葉幕氣急敗壞的抬頭吼了一聲

 

肖燼嚴似乎也對自己的縱慾無度感到不好意思但也不想為此低頭很不客氣道:「這是我的錯嗎是你手總是做些多餘的動作這才導致它以為你在勾引」

 

「那是我手在發抖哪是什麼多餘的動作」

 

「誰讓你技術那麼差」

 

肖燼嚴的理直氣壯令葉幕氣的全身發抖索性準備起身下床結果還沒起來又被肖燼嚴給強壓了下去

 

「你放開我」葉幕用手使勁的掰著肖燼嚴的手臂奈何肖燼嚴收的更緊一隻比本人還色的手再次向葉幕下面襲去

 

「要不我再讓你舒服一次然後為公平起見你再為我....」肖燼嚴慢條斯理的商量著

 

「你休想」葉幕踹著肖燼嚴的身體用頭使勁的撞擊著肖燼嚴的胸腔肖燼嚴有些吃痛但只是微微揚眉隨之一把抓住被子將他和葉幕兩人蒙在了裡面

 

寬大的床上絲絨的被下一場激烈的抗爭與鎮壓拉開序幕不知道下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看見劇烈搖晃的床以及不斷起伏的被面

 

「你...你個禽獸手往哪摸住手滾放開我喊人了..

 

 

如果無法理解幕幕內心的轉折看完日記應該有理解吧,蘋果覺得這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日記內容-------

****我是葉幕,我必須要把這記下來,因為我害怕,有一天,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我知道,沒有人會相信重生這種說法,所以我不打算向任何人解釋。無法用文字來表達我此刻的興奮,因為我終於掙脫了那個魔鬼的牢籠,以一個他永遠都不會想到的方式活在這個世上,我再也不用跪著乞求他施捨毒藥,再也不會挨他的拳頭,再也不會被他夜夜荼毒,再也不會像條狗一樣被他用鏈子鎖住。我自由了,我葉幕終於自由了.....

  ****居然在看望葉雅的時候遇見了那個魔鬼,好高興,他沒有認出我,這就意味著我再也不用擔驚受怕的活著,太好了,只要賺足錢,我就可以帶葉雅離開這個城市,永永遠遠的離開這個魔鬼....

  ****為什麼葉泉會有這麼複雜的身份,難道是冥冥中注定?我永遠都逃不了那個魔鬼的牢籠,還好,他只以為我是葉泉,只是假裝做戀人而已,結束後,還能拿到兩千萬,這是好事,可是為什麼我有那麼那麼強烈的不好的預感,一定是我想太多了,一定是....

  ****這個魔鬼居然還在發瘋似的找我,為什麼,明明他知道我已經摔下懸崖,不可能還活著,為什麼他還不放棄?真希望兩月期限快點結束,我不能再在他身邊待下去,他好像從我身上看到了幻覺,我好害怕,怎麼辦?

  ****魔鬼果然是在利用我,我太可恨了,害死了葉泉的外公,害的他的一切都被掠奪,我對不起他,好想爆發,好想撕打那個魔鬼,為什麼他的本性要那麼陰鶩,為什麼他的成功總要踐踏那麼多人的性命....

  ****我知道自己鬥不過這個魔鬼,但我從來沒想過,自己即便換一個身份,也無法逃離這個魔鬼的殘害,他算計我,玩弄我,將我送人,逼我自殺,而現在,我的生活在晨哥的幫助下又恢復了平靜,可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一樣,讓我感到很不安....

  ****這個魔鬼每晚都來,都來凌虐我的身體,像是習慣,我不能有任何武逆的行為。他把我當作了替身,當成了洩慾的對象,怎麼辦,我不敢反抗,他會用他石頭一樣堅硬的拳頭壓制我,為什麼,為什麼他做任何事,都要以一種殘暴的方式.....

  ****這一天還是來了,其實我知道,我一直都沒有自由過,只要這個魔鬼活著,我就永遠是牢中困獸,我要去找他,我不能讓他害死晨哥,無論我能不能活著回來,我都會讓他知道,葉幕還活著,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堅強的活著,但是,他永遠得不到,永遠!我就是要讓他痛苦,一直這麼沒有結果的尋找下去....

  ****太好了,秦天他還活著,原來,原來他沒有死,我的世界又活過來了,原來老天還是眷顧我的,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把秦天還給了我。我要和秦天離開這個城市,離開那個魔鬼的惡爪....

  ****希望和絕望反反覆覆,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最終,我沒能在頹廢中死去,是啊,那個魔鬼的狂風暴雨我都安然無恙的走了過來,早就一身銅牆鐵壁,一個洛秦天怎麼可能會擊垮我。世界從未憐憫過我,從此,我不會再去躲避生活裡的霹靂,為了葉雅,即便不生不死,我也必須活下去,洛秦天不要我了,但我兩年來的絕望世界裡他又何曾出現過,他出現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卻留我在最絕望的關頭,他有他的家族大業,而我,只會是他的累贅。

  ****最寥寂的關頭,魔鬼對我說愛,我不敢相信,他會對葉泉模樣的我動感情,也許是他在我身上看到了太多本尊的影子,所以才會可憐到在我身上尋求欣慰之感。他放我自由,卻揚言追我,真是可笑,他這樣的惡魔,從來不適合愛與被愛!他就該被打進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永遠被禁錮在生不如死的折磨裡,這樣,他才有資格對我說愛....

  ****我變了,變的不再那麼堅定自己原有的想法,我已經不再恨那個魔鬼,我以為可以因為不恨而從此對他麻木,可是卻漸漸抗拒不了他的柔情,也許是我心裡太過空落孤獨,他才會輕而易舉的影響了我的思考,一定是這樣,一定是!我必須讓自己忙起來....

  ****他每晚都來,陪我吃晚飯,即便我再怎麼冷漠對他,他也會溫柔的對我說笑,我抗拒他的親吻,他便只對我微微擁抱,我從來沒有想到,這個不可一世的男人居然也可以這般柔情,為了我,他真的改變了,不是囚禁和毒打逼我屈服,而是循循誘進,用一種和他行事作風完全相反的方式包裹著我,讓我無法再繼續冰冷....

  ****我居然期盼,期盼他的出現,不知不覺中,居然還添加了晚餐的菜樣,難道我真的已經賤的不可理喻,才會接受他的親吻和撫摸?心很亂,那種隱隱的悸動讓我害怕,在他面前,我開始默許他的一切行為,不再抗拒,不再厭惡....

  ****我以為自己現在最震驚的應該是發現自己不是重生,而是靈魂交換,但沒想到,充斥在大腦裡的,居然是他摟著葉泉的畫面,還有他面無表情從我身旁走過時的冷漠。我知道,他把葉泉當成了我,可是還是很難受,那麼多晚的纏綿,我在他眼底到底算什麼。他對葉泉模樣的我到底抱有怎樣的感情,難道他的「幕幕」回來了,陪他那麼多夜的「葉泉」就什麼都不是了嗎?

  ****他沒有再來,我又恢復了一個人的生活,我無法忽視心裡的那份失落,在不知不覺中,我竟然習慣了他的存在,即便再怎麼不願意承認,我也無法阻止那種恐怖的情感誕生,原來只要不恨他,一切情感都可以肆無忌憚的在我大腦內誕生。我想他,很想見到他,這也許不是愛,只是我不甘寂寞才會有的衝動,但也許,我此刻的孤獨就是他給予的.....

  ****隨意翻了翻自己寫的日記,才發現裡面的每一張內容都和他有關,也難怪,我的世界裡原有的記憶全部被他代替,從前世初見他開始,就一直被他強行灌輸著恨,因為恨的太深,才能存在的那麼清晰,無論怎麼絕望,我都忘不了他。他現在也許抱著葉泉睡的正香,也許,在他心裡,我已經沒有位置了......

  ****他又來了,我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了一個「幕幕」,還會來這裡找我,我能看出他的煩躁,但我卻不想詢慰他,他的雙臂抱過葉泉,身上甚至有一股葉泉的氣息,這一切,都讓我感到厭惡。其實,我敗了,徹底敗了,因為我吃醋了,會去嫉妒葉泉,我以為我可以一直裝作不在乎,繼續以一張麻木清冷的面孔去面對他,可是,每當看到他,我的心,便會很痛。我學不會矯情,學不會溫順,在他面前,我時常一身尖刺,但是現在,我突然想對他溫柔,甚至,想對他笑.....

  ****他要結婚了,而我,則要離開x市,我不知道這算不算逃避,只是一想到他將和別人微笑著走進殿堂,心口便隱隱刺痛。他摟的應該是我,寵的應該是我,我好想告訴他我的真實身份,可是我很清楚,他不會相信,這麼做,只會為我自己徒增笑柄而已,沒人會相信重生,更不會有人相信靈魂交換,我曾經無比興奮發生在身上的事情,但此刻,卻負累於心,沉重的背負著這種無人知曉的寂寞。我知道,等我回到x市,他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寵我,再也不會對我做出的一桌普通菜色讚不絕口,他只會摟著那個葉泉,逐漸淡忘了真正的葉幕。很痛苦,心裡好像有什麼再噬咬著,耳邊只有他的回聲,好想再聽他叫我一聲,幕幕....****不知道為什麼,臨行前還再把這本日記本拿出來寫一篇,看來我真的變矯情了,不過這算是最後一篇吧!等我半月之後再回來,我會把這本日記燒掉,沒必要再記得自己真正是誰了,葉泉說的沒錯,不被別人承認的永遠都成不了真相,全世界都指鹿為馬,那錯的就一定是我了。等我離開x市,他會不會想我?會不會突然覺得少了什麼?也許一切都太遲了,這份愛意我只能在無人知曉的紙張上寫下,也許就是在他說再也不會做出傷害我的事情時,我就愛上他了!好想飛奔過去對他說,肖燼嚴,我愛你........

 

 

同場加映~

有聲書路徑

https://www.ximalaya.com/youshengshu/16224312/9648840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蘋果 的頭像
小蘋果

小蘋果的部落格

小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