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雲裡。

每一陣風過,我們都互相致意,

但沒有人,聽懂我們的言語。

——舒婷

 

掃雷:男主愛滋病,純精神戀愛,慎入慎入

女主:沈瑩 男主:徐民成

喜愛度:★★★★

 

 

沈瑩是位初入社會,心靈脆弱的哭包記者,在做愛滋病專題訪問時,屢屢被患愛滋病但自尊心很強的徐民成刁難,因徐民成的不配合讓沈瑩改變了生澀又尖銳的訪問方式學會用推已及人的角度用聆聽代替咄咄逼人的問題。而徐民成啟發沈瑩做專題的靈感,改由小人物的角度出發,這個專題也讓初出茅廬的沈瑩一炮而紅………..

徐民成對沈瑩該用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嗎?不是很理解他們的感情為何進展神速,總覺得徐民成一邊變態的撩妹一邊又希望她忘了他,害我一度都快看不下去

徐民成一直沒對沈瑩下手,因為愛她不願意傷害她,所以性之所起決定自己動手,而沈瑩擔心徐民成是不是病倒在浴室不斷敲門,但徐民成正忙碌著,強裝鎮定不想被她發現自己竟如此變態,真的好好笑,作者還真貫徹徐民成這變態的嗜好。

 

徐民成洗澡洗得很快,從浴室出來的時候,他看見了沈瑩掛在晾衣架上的內/褲。

    好像是剛才洗出來的,粉色的,帶著點兒蕾/絲邊。

    有些透/明,是那種薄/紗的質地。

    徐民成盯著看了是幾秒鐘,喉嚨熱得慌。

    他把毛巾扔到一邊兒,走到晾衣架前把東西拽下來,回到了浴室。

    ……

    沈瑩的趴在大床上,百無聊賴地看著電視上無聊的綜藝節目。

    她總覺得徐民成進去好久都沒出來……

    沈瑩拿起手機來看了一眼時間。

    她記得,她剛才洗完澡出來的時候是八點二十分。

    現在已經九點半了。

    難道徐民成在裡頭呆了一個多小時麼?

    沈瑩心裡咯登了一下,她從床上跳下來,連拖鞋都沒來得及穿,匆忙跑到衛生間門口。

    沈瑩擰了一下門把,發現是反鎖的。於是她開始拍門兒。

    一邊拍一邊吼:「徐民成你在不在?你怎麼了啊?」

    吼了有兩三分鐘,沈瑩終於等到了徐民成的回應。

    他的嗓子特別啞,像是極力壓抑著痛苦。

    他說:「我沒事。馬上出去。」

    沈瑩一聽就能聽出來他聲音不對勁兒,她以為他是哪裡疼了。

    沈瑩著急地拍了幾下門:「你別軸!你趕緊開門兒,你這樣我哪裡能放心!?」

    徐民成又重複了一遍:「我,沒,事。」

    這一次,他每說一個字都停頓了一下,有種咬牙切齒的味道。

    沈瑩還是不肯放棄:「你分明就有事兒!你別胡說了!」

    徐民成說:「我解決一下生/理需/求。這麼說你懂了麼?」

    被沈瑩逼得無奈了,徐民成直接跟她說了實話。

    他本來是不想跟沈瑩說這些事兒的,這麼猥/瑣的一面,他也不想讓沈瑩知道。

    但沈瑩那性格……肯定不會就此罷休。

    為了讓沈瑩放棄敲門,徐民成只能實話實說。

    沈瑩剛開始是沒有反應過來的。

    正準備張嘴繼續跟徐民成講道理,才反應過來他的意思。

    沈瑩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手僵在半空中,嘴張了半天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那你……慢慢解決吧……」

    最後,沈瑩只憋了這麼一句話出來。

    然後她就用最快的速度跑回了床上,伸手摸了一下臉,自己都被自己燙到了。

  

這本書最催淚的是徐民成死後沈瑩發現他留下的二十一條微博,它是徐民成從二人決定在一起,沈瑩想趁陪他的最後時光留點紀念一起去旅行時留在微博上的,只是沒想到最後的時光不是短短幾年而是短短幾個月~~~

    十二月二十七號下午五點半。

    【她躺在我身邊,睡得很香。我的頭快炸了,腦子越來越不清楚。不想叫她,也不想讓她救我。活著只會成為她的累贅。現在我只想抱著她,什麼都不管了。如果你能看到這條微博,一定不要想我。你乖一點兒,不要想我。】

    看完這一條微博,沈瑩的手機掉了。

    啪地一聲,特別響亮。

    幾乎不用想。這個微博的主人……一定是徐民成。

    邵應曦在旁邊整理素材,聽到沈瑩這邊的動靜,嚇了一跳。

    邵應曦走上來問沈瑩:「你咋了?嚇到了?」

    沈瑩搖搖頭,然後拿起手機來跑到了衛生間。

    沈瑩靠在衛生間的門上,不停地撞著自己的頭,眼淚跟著撞擊的頻率不間斷地往下掉。

    「怎麼辦,我不想乖。我不要再乖下去了。」

    沈瑩感覺不到一點兒疼痛,她撞了很長時間,最後沒力氣了,蹲了下來。

    沈瑩拿起手機,繼續看他的微博。

    第二條——

    【真好,最後一程是她送我的。感謝上帝讓我遇到她。希望上帝讓她忘記掉我。】

    第三條——

    【小傻瓜今天撞到腳了,我給她塗藥,發現她沒有以前白了。記得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白乎乎的,跟孩子差不多。哈哈,其實黑點兒也好啊,黑了身體好,以後她就不會生病了。這樣我放心。】

    第四條——

    【小傻瓜今天高原反應了,雲南的海拔這麼低,她身體素質真不好。我要好好鍛煉她,她要是再這樣,我死都不想死了。】

    第五條——

    【我只想抱著她睡覺。她說我是樹,那樣也好,我真恨不得給自己身上鑿個洞,讓她一輩子睡我身子裡。如果真的是樹就好了。】

    第六條——

    【彷彿永遠分離,卻又終身相依。這才是偉大的愛情。小傻瓜,我對你也是這樣的。】

    第七條——

    【如果有一天我的小傻瓜發現這裡了。她肯定會特別得意,覺得我愛她愛得不行了。小傻瓜啊,你別問我。我不會承認的。】

    沈瑩一邊看一邊哭,一直哭到了最後一條。

    徐民成的第一條微博是他們兩個人出發旅行的第一天晚上發的。

    那天……有一些不好的事情。

    徐民成在微博裡是這樣說的:【她保護我了。我是被她愛著的。我很幸運。】

        

 

沈瑩在徐民成過世二年內依他的遺願結婚生子,當她決定為孩子而有活的動力,卻在四年後因跑爆炸新聞吸入過多毒氣中毒而亡她死後,丈夫依她的遺願讓他們合葬。

「你知道和最愛的人一起住在什麼地方最浪漫麼?」

    沈瑩想了想,回答道:「一個帳篷裡?」

    徐民成搖頭。

    沈瑩又猜:「一床被子裡?」

    徐民成還是搖頭。

    沈瑩繼續猜:「住在孤島上嗎?」

    徐民成搖頭:「都不對。」

    沈瑩猜得沒耐心了,「那你直接告訴我吧。反正我肯定是猜不對了。」

    徐民成說:「住在一個棺材裡,最浪漫。」

    沈瑩聽完徐民成的話之後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可仔細想一想,徐民成說得挺對的。

    《西廂記》云:生則同衾,死則同穴。

    白居易也在《長恨歌》中寫過: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多浪漫啊。

    徐民成說:「有很多人是一直在一起的,但他們最後沒有在一起。」

    沈瑩沒說話,靠在他的胸口靜靜地聽著他的聲音。

    徐民成說:「我小時候聽我們那條街的老人們說過,要是夫妻兩個人先後死了,還想一起投胎,放到一個棺材裡就好了。」

    沈瑩說:「你怎麼又信這個又信那個。」

    徐民成笑了:「本來是不信的。現在有點兒信了。」

    沈瑩說:「唔。」

    徐民成說:「沈瑩,你答應我一件事兒。」

    沈瑩點點頭:「你說。」

    徐民成說:「我先比你死是肯定的。你再嫁給別人什麼的,我都能接受。我也不想你因為我耽誤了一輩子。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離開的時候,告訴一下你兒子或者女兒,把你放我棺材裡。」

 

    這本書是『太太』推薦的,若不是她大推,不會想看記者這個主題,感謝『太太』好文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蘋果的部落格

小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rriebubu
  • 哈哈~ 是不是出乎意料的好看!!! 真的很多"點"都是我平常看BG會吐槽的,但在這篇文裡我完全忽略,只顧著沉浸在那股說不出的氛圍裡! 看到微博那段我哭成狗啊~~~~~~
  • 其實前半本書,一直在猶豫著,它的太多點都很雷,看著看著就有種看《瀝川往事》的感覺,梗不新,雷多但就莫名的被吸引了…...

    小蘋果 於 2018/02/07 14: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