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文案想不出来,唉,咱看文就看文吧,要啥自行車……

 

喜愛度:★★★★

剛看完虐文,找了米酒媽媽推薦的「又笑又掉淚,又虐又痛快之東風惡」這本書瘋狂看了二個晚上,其實是因為要上班,若是假日,應該會瘋狂在一天之內看完吧!!

 

我是徹頭徹尾的男主控。也沒想過愛看言情的我,在大量接觸大陸原創後,尺度越來越大連最渣男主角都愛到不行,男主角慕容厲,每每想耍些小浪漫,總是跟女主角香香對不上頻道,他內心的os真的讓我笑到掉淚,至於虐文的部份,之前看太多虐文,反而無感了,真心覺得這本書應該取名叫霸道王爺追妻記….

 

以下僅紀錄那些念念不忘的橋段

 

“王爺,其實女人嘛,都差不多,你得寵著哄著,反正不跟她們講道理就了。”

 慕容厲想,這他媽根本不是我不跟講道理,而是她根本不跟我講道理。

 

,真的因為你也是個不講道理的人

 

慕容厲:“如果你有需要的東西,給不給你是老子的事,但可以讓我知道。”

香香呆住。慕容厲重又閉上嘴,如同什麼都沒說。

媽的,同女人交心什麼的,好羞恥!!

 

也沒那麼差恥吧!!勇敢點^^

 

慕容厲打獵回來,香香有些心虛,說:“王爺,今天我跟父親、姐姐和弟弟去戲園子聽戲。”慕容厲嗯了一聲,見她吱吱唔唔地,不耐煩:“說!”

    香香有些緊張,說:“他們都往台上扔東西打賞,我就讓向晚也打賞一點,但我沒想到……”怕慕容厲怪罪向晚,轉口說,“不小心扔了一錠金子。”

    慕容厲沒理解這句話的意思,想了想他懂了。怒道:“陶意之,你要是不會管事,就滾回晉陽城,讓管玨換個會管事的來!”

    陶意之腿一軟,人還沒反應過來,已是跪在地上了。跪是跪下了,但仍舊一頭霧水啊,轉而看香香。香香也摸不著頭腦。慕容厲怒目,老子的女人要打賞伶人,身上竟然只有一錠金子。台上戲子那麼多人,一錠金子夠分?!你想死啊!!

    當天夜裡,陶意之就急急命金鋪融了五百兩黃金熔成金瓜子、金葉子,出門時讓向晚、碧珠都帶上一些,以供香夫人賞人之用。

 

本來香香被老爹教訓也覺得自己花了太多錢,沒想到…..金主王爺心裡想的是一錠金子也太少了不夠分orz………

 

慕容厲不知道香香今天為什麼這麼高興。心想你還不知道老子把你的舊情人給廢了吧?

    就那熊樣你也能看得上,哼,什麼眼光。

    香香確實心情很好,慕容厲沒有問她任何事。這說話他並不懷疑他。對於一個女人來說,不管是妻還是妾,能讓丈夫信任,始終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而且這說明她和女兒日後應該會有一段安寧的生活。不至於一陣小風都能吹得她們七零八落。

    她感激慕容厲給予的信任,想著日後能安穩地撫養女兒,心情當然不錯。

    慕容厲心情也不錯,不過他對女人表達心情不錯的唯一方式就是……

    算了,不說也罷。

    兩個人牽著手回到家裡,就聽見消息——於慶的舌頭被人拔了!大夫去他家瞧過了,人已經是沒了半條命。這輩子也說不出一句話了。

    香香正在為慕容厲准備換洗的衣服,下人抬了熱水上來。香香為他寬衣解帶,對於慶的事充耳不聞。你就不曾想過,造這種謠,萬一慕容厲信以為真,我、我的女兒、我的家人,還有馬大哥,可能無一活路。

 

兒時舊情早已成灰,你本就是個陰險惡毒之人,憑什麼要求他人慈悲為懷?

 

她面上仍然帶著笑,慕容厲就想,咦,原來廢了他你會高興啊,早知道老子把他剁成醬啊!

 

慕容厲在猜香香想什麼os總是讓我笑到不行…………

 

小萱萱終於高興了,伸小手去指那尾最大的金鯉。慕容厲逗她:“這麼喜歡?丟你下去啊?”

    她著急,就想要那尾大魚,喊:“魚!”

    慕容厲轉頭看香香,她低著頭慢慢撒著魚食,沒有看他。

    慕容厲說:“接著。”把萱萱遞給她,微撩衣擺,直接躍下蓮池。香香驚呼一聲,就見他蜻蜓點水一樣,抄起那尾最大的錦鯉,一個翻身,不過眨眼已經站在母女二人面前。動作利落,連衣角也未曾沾濕。那尾魚在他掌中奮力掙扎,他遞給萱萱:“來!不是要魚嗎?”

    萱萱哇地一聲就嚇哭了,離了水的魚,魚嘴艱難地張合,尾巴拼命地擺動,瀕死的感覺好可怕。

    慕容厲不懂了,媽的,你喜歡魚,老子抓來給你,你這是什麼表情?

    香香說:“王爺將魚放回去吧,她小孩子一個,也就是覺得魚在水裡,很漂亮罷了。”他總是這樣,喜歡就抓在手裡,從不管別人願不願意。甚至能不能活下去。

 

慕容厲揚手將魚丟進池子裡,心想,難怪古人說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誠不欺我。揚長而去

 

二個思想南轅北轍的人最後還能走再一起,也真是不容易,從頭到尾,只看到王爺努力用二個狗頭軍師提供的被奇特理解過的追妻手則,感覺香香愛男配多一點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蘋果的部落格

小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