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她與他總是一再錯過

當她帶著少女的執拗對他說,靖軒哥哥,我喜歡你的時候,

他冷漠地說,可我不喜歡你!

當他深深看著她低低說,我已經是你的丈夫,我會對你好的時候,

她歎了口氣,說:如果你想對我好,就善待我們的孩子吧。

 

搜索关键字:主角:美璃、靖軒 配角:永赫

 

喜愛度:★★★★

 

美璃~一位落魄格格,自幼失去雙親,以為嬌蠻任性便可以得到想要的,愛得太早, 卻總用錯誤的方式示愛,導致傷得太重,心即將死透時,遇到了一個溫暖的陽光,而這陽光卻像彩虹一閃而逝,男主角靖軒正式自己內心不計一切代價搶到了美璃,卻又懷疑這懷疑那,從不說出口自己的愛,二個人一樣驕傲著,互相傷害著,最終還是相愛的,但因為美璃的個性,總是往死裡鑽,最終也是逼死了自己o(〒﹏〒)o

 

靖軒~天之驕子,覺醒的太晚,疑心病又過重,開始一而再,再而三傷著美璃的表現,真不是個另人喜歡的男主角,直到後來,在懷疑允格不是自己兒子的情況下,還是愛屋及烏為兒子爭取可以得到的身份地位,才為他加了點分/︿\

 

這本書的一開始就是一個另人心死的開端,也注定它是個悲劇,卻忍不住一直看下去,一邊看,一邊想……美璃你到底愛他什麼,因為書短短的,覺得有許多關於配角鋪陳,鋪到一半就沒了,雖不影響這本書悲傷的程度,但補個配角的番外會更好吧!! 

 

如今的她,即使想起當年對靖軒那段自以為純真的癡迷,都摻雜了很多世俗。她真愛靖軒嗎?她愛他俊美無匹的容貌,他愛他顯赫尊貴的地位,只要嫁給他,她的人生就不用再窘迫難堪了。她愛他那個人嗎?除了那迷惑人心的漂亮容貌,冷峭霸氣的凜然高貴,她愛他的心嗎?心……她何曾觸碰過他的心?他何曾讓她接近過他的心?

一切的一切,不過是少女淺薄的嚮往和貪戀。那時的她懂什麼是愛情?

兩年前的她,以為自己夠精明夠世故了,可笑!她想著嫁給靖軒,她就安全了安穩了,不再被人看不起了,她就是沒想到,靖軒為什麼要娶她?!

 

二年前的美璃確實是不討人喜歡,做錯事付出了代價,也看透了人間冷暖,十幾歲的孩子,被關入冷宮,其實真的不算罰得太重,畢竟刁蠻任性的下場,是一條人命…..

 

她坐在河邊,看著流水淙淙,忍不住隨手抓些小石子,一顆一顆地擲入水中,激盪起小小水花,她忍不輕輕笑出聲來。兩年孤寂沉悶的生活,讓她學會這般略顯無聊的自娛,不然……真的會瘋掉。

一把石子扔完,她回身準備再揀的時候瞥見一雙華美的靴子,她被嚇了一跳,直直地抬頭去看靴子的主人。陽光正照在那人俊挺的身姿上,她瞇了瞇眼才看清了他的容貌。

她愣住,怎麼可能是他?他不是回京了嗎?

她趕緊站起身,四下無人,她想再按禮請安又實在尷尬,一時僵在原地。

他沉默地看著她,她明明是長高了,卻因為過於纖細的身材和尖削的臉龐而顯得比以前更加嬌小。長長的睫毛如今不再囂張無禮地瞪著人,總是半垂著,密實地遮擋住清亮沉靜的大眼睛。那雙眼睛本來就很漂亮,裡面的光彩分明是比以前黯淡了,卻不知怎麼多出了一份讓人說不出的神韻,似卑微又似倔強。

「這個,給你。」他把手裡的紙包遞向她的時候,自己都一陣懊惱煩躁。他是憐憫她這兩年來吃了不少苦,以前她總是要他去給她買各種零食,他不厭其煩一律置之不理,現在想想,也有些過分,就當補償給她吧,僅此一次!

「是什麼?」她並沒伸手來接。

「粽子糖!」他冷聲一哼,十分不悅地說。

她藏在袖子裡的手輕而又輕地顫抖了一下,對她來說很久遠的記憶被觸動了……她知道他在南書房外等皇上接見臣屬完畢,悄悄地潛入廂房,他正坐在炕桌邊看一本兒書,她跳過去趴在他的背上,死緊地摟住他的脖子,一相情願地向他撒嬌。

 

他呵斥她,要她鬆手,說被太監宮女看見了不成體統。

她反而得意洋洋地要挾他給她買粽子糖才鬆開。她記得她趴在他耳邊,大聲地告訴他:「我最愛吃粽子糖了!」她希望這麼大的音量能傳到他心裡,能讓他記住她愛吃的東西,能在街頭看見這個東西的時候,下意識地想到是她喜歡吃的。

她苦澀地笑了。

 

剛進安寧殿的時候,梓晴姐姐偷著來看她,給她帶了一大包粽子糖來。她欣喜若狂,問是不是靖軒托她帶來的,因為她只告訴過他。梓晴姐姐支支吾吾,她還以為是默認。

她把糖仔細地收好,捨不得吃,她要在很想他的時候才吃一顆。

後來,她聽見幾個宮女太監在院子外的過道上唧唧喳喳地嘲笑她癡心妄想,恬不知恥,才知道,老祖宗想趁她闖了這次大禍的機會把她塞給他,說是只要她成了家,當了妻子母親,自然會沉穩成熟,不再惹事生非了。靖軒為了擺脫她,竟然要求皇上嚴懲她,她才有了三年的圈禁生涯。

她不敢相信……他厭煩她竟然到了這種程度!

怪不得,她日盼夜盼,盼不到他來看她一眼。

梓晴姐姐再來看她的時候,其實她已經明知答案了,還是不死心地問那糖是不是靖軒給她的。

梓晴姐姐哭了,要她別再癡戀,要她別再折磨自己。

晚上,她還是不敢相信,不想相信這個真相。拿出一顆糖放進嘴巴,好苦!那糖竟然比黃連還苦!從嘴巴苦進心裡。

她不信邪,隔天再吃一顆……還是那麼苦!

她把糖都埋到牆角下時,終於相信了現實。從此,她再也不吃糖了,因為她不想再回味那種苦!

 

看到這,連我都覺得糖苦了>”<

 

他笑笑,下馬的姿勢也那麼瀟灑好看,在美璃身前經過時,他又瞥了她一眼,卻發現她已經轉過頭望著永赫微笑。又是那種笑!那種柔情萬種的微笑!她對著他哭過笑過,深情的注視過,媚媚地撒嬌過,唯獨沒用這麼溫暖的眼神看過他!

如果她用這樣的眼神看過他……當初他又何以會那麼厭惡她?!

她這麼嫣然而笑的時候,小巧的嘴唇彎出讓男人心醉的弧度,即使沒有酒窩也甜美的令人窒息。她的眼睛會因為微笑而輕輕瞇起,水靈靈的眸子便在長睫毛下閃爍著讓男人想衝過去親一親的媚人光亮。

她不是原來那個渾頭渾腦的討厭丫頭,而是含情脈脈的水般少女。

她不是喜歡他的嗎?!她不是口口聲聲非他不嫁的嗎?!為什麼從不這麼看著他!

明明是她自己犯渾,卻弄得他好像是個負心人!

 

唉….難道不是個負心人嗎?自己不愛,又不願放了人家,連自己的心都看不清.

 

 

「美璃……」他在笑嗎?她從未看過他這樣的笑,竟然……很溫柔。「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他抱著她,在紅燭高燒的房間裡徐緩地轉了一圈,她迷惑了,是的,這是她曾經想要的。他把她放在闊大的喜床上,俯身看著她,好聽的嗓音第一次有了柔情的語調,「你想過這樣的場景,對吧?」他在她的臉上輕啄了一下。

紅紅的喜服襯得她的肌膚格外雪白,那雙盛著柔美桃源的大眼也更加黑亮,小而嫣紅的唇,比身下綢緞更亮的發,玲瓏有致的嬌小身段……都在他懷中,他突然異樣滿足,她恨他也好,怨他也好,他想要的……不過就是此刻的擁有!

她緩緩地轉動眼珠,滿眼紅艷,到處是醒目的雙喜花紋,「是的……」她囈語,真的如在夢中,「我想像過,想像過無數回,想的……」她不自覺地揪緊胸襟前的喜服,「想的心都疼了,我都懷疑自己的心要疼出一個洞……」她漫無目的眼神又凝聚在上方他那張俊美到極致,也冷漠到極致的臉,雖然此刻這張臉上流溢著她從未見過的溫柔神色,就更顯得不真實!

 

他拂了下她嬌俏臉頰邊的一絲亂髮,心軟得如同二月春水。「美璃……」

她突然死死地閉上了眼,太突兀了,他原本想去擒獲她嬌潤的雙唇竟停一下怔住了。

「怎麼了?」他的心像被尖刺深紮了一下。

她又默默搖頭,她不想告訴他,為了忘記他,為了不再幻想這個場面……她費了更大的力氣,她的心,真的疼出了洞。此刻她看見的他和這喜慶的洞房花燭,何曾是她絕望夢中的那一個?!

 

明明是老梗的劇情,還是心傷了…..

 

「雖然允恪當不上世子……」他頓了下,為自己的解釋而懊惱,「作為長子,封個貝勒也不是太過分的事。加上老祖宗的支持和成全,這事兒還算順利。」

她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該怎麼辦。

他看了她一會兒,歎了口氣,對她無奈,對自己無奈,他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髮。「美璃,我……」他皺眉,「我會幫你。」她全身劇烈一抖。  他……會幫她?這麼一句簡單的話,竟比他對她說過的所有動情的話更讓她感動。她竟然感激他!  他幫了允恪,他也幫了她……他一直是把她推入水中活活溺斃的人,這次,他拉了她一把。

「月墨,把允恪抱來。」他抿了下嘴唇,高聲吩咐。

當他抱允恪在懷裡的時候,月墨驚訝地瞪大了眼,就連美璃也意外得說不出話。

他青著臉色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紅錦袋,打開,拿出裡面的小金鐲,笨拙生硬地套在允恪亂揮的小手腕上,允恪不是很配合,還被他捏得哭了,蹬得他朝服一片褶皺。

美璃哆嗦著嘴唇卻沒阻止。

他有些狼狽地把哭泣的小嬰兒塞在美璃懷中,「本來是想百日那天給他的,素瑩生孩子,我沒顧上來。」

說完他立刻站起身,他實在狼狽,為了讓她不再哭泣,不再活得那麼辛苦,他要對她和另一個男人的孩子好,他再覺得窩囊,也沒辦法!

他走得很快,就要出門的時候,竟被她從床上跑過來一把從後面摟住他的腰。

他僵住,她摟住的不是他的身體,是他的心。

這是她和他成親後第一次挽留他,是她第一次放下允恪向他跑來!

「謝謝你。」她的臉貼在他的背上,她是真的感謝他,感謝他為她做的,為允恪做的。

他讓她看見了一絲希望。

他的心都軟成水。

還是窩囊,還是彆扭……但他突然覺得心甘情願。

只要她這麼摟著他,靠著他……就心甘情願。

 

這是書裡少少的甜……真是本苦多甜少的書…美璃為了兒子的身份地位,做了最不好的選擇,其實在小孩的心裡,身份地位沒有母親重要吧?從頭到尾只在乎美璃的靖軒,最終的選擇是殉情,在網路上查了一下,唯一的番外是轉世後的二年相遇了,遇了一些阻力,多年後又再次相遇就沒了,真是位短文作家,連番外都短短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蘋果 的頭像
小蘋果

小蘋果的部落格

小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NOJO
  • 看了你的心得才知道有番外...
    不過我看完之後沒有太多感覺耶!
    總覺得原本結局裡以石頭拼出美璃接走靖軒就是最好的結局
  • 我也這樣覺得,番外真的無感,還看了改編的劇第一集&最後一集,覺得書比劇好看^^

    小蘋果 於 2017/12/17 23:08 回覆